蓝氏阿卢

楼诚最爱!王泷正为什么结婚了!

当倔驴不再倔

新手瞎写之小段子

一发完

OCC加刀?(双手合十求放过)

 

  夜晚,全体长丰支队及其“亲朋好友”在音素酒吧庆贺2.13大案结束。

  喝的半醉周巡嚷着搂着关宏峰的肩膀嚷嚷着“……走一个!今天可是个大喜的日子!别绷着个脸啊,你说咱们辛辛苦苦拔出了警队的毒瘤又洗清了老关你的冤屈!今儿我是真高兴啊……老关!关队!怎么着,你回来长丰支队,还是做你的队长,我呢,还是给你当助理翻垃圾桶,行不?!”

  关宏峰端着酒杯还没来得及出声,一旁的关宏宇笑嘻嘻的向周巡开怼了“我说周大队长,就你这脑子不请我哥回去,这长丰支队的破案率不定又创什么新低呢,可你想请我哥回去可没那么容易……”“怎么着,有什么道道?老关你说,只要我周巡能做的都没问题!”

  “我没打算回长丰支队。”关宏峰垂下了眼盯起了手中的酒杯,像是打算看出多个花来。周巡沉默了一下,干了手里的酒“行吧老关,我也不勉强你,你看啥时候不忙了就来长丰坐坐”然后直奔小汪处“汪!没看师傅我酒都没了吗?赶紧的给我一瓶!”

“???”关宏宇懵了,看了眼关宏峰磕磕巴巴的小声道“哥……你……你不是说……回去吗?”“我是说回去,我是回去做顾问不是队长。”说着话皱起了眉头直盯着周巡看,“哥,你是不是觉得周巡不太对?”关宏峰眉头更紧了“怎么不对劲?”“……我就是觉得以他的性格和你们之间那点,瞪我干嘛,说的不对?行行行我不说,就是他怎么也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死命要你回长丰啊,这他怎么就这么放弃了?不会是打算三顾茅庐的请你吧?哥,我说,你得绷住了啊,别让他一请就去啊……”关宏峰听着关宏宇絮絮叨叨的,觉得弟弟说的对,周巡很有可能明天一早直接敲门来接他,说什么也要他回队,到时候,他就直接跟着回去继续做顾问好了。

  第二天一早,关宏峰没有等来周巡,他自行去了长丰支队也没见到周巡,他去了局长那里办理正式的顾问手续,局长让他填了文件,然后以受苦了需要休养的名义被撵回家休息一周。

  一周后,关宏峰到长丰支队报到,得到消息,从今天起,他重回警队,继续做他的支队长;而周巡,调去了海南,以父亲身体不好需要海洋气候调养为由,他带着他父亲在一天前坐飞机走马上任去了。

  关宏峰有点手抖,办好手续直奔法医室,刚进屋还没开口,高亚楠做了个制止的手势“小徐,你去帮我买份奶茶面包。”“哦哦,楠姐我这就去,关队好。”小徐关好门,高亚楠就开口了“周巡的事,我是故意没和你说的,关队,那头追着你跑的驴如今不倔了,他说放弃了就真的开始放下了……他说,关队你刚开始会不太习惯身边少了他这么个人,慢慢的,你就会习惯身边的其他人的。关队,你把他推远了。”关宏峰嘴唇抖了起来“我不是……我只是不想把他也拉进这摊沼泽里……”“呵,关队,周巡是你的人,警界里谁不知道?他早就在沼泽里了!是你一把把把他推向了深处……如今他走出去了。”

  关宏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只是离开时,身形有些踉跄。

  高亚楠好像憋了口气,直到小徐把吃的放在他面前叫她才回过神长舒一口气“关队,你可别真是个棒槌啊……”

  转天来上班的高法医在下午听到局长一边骂没来的关队一边打电话“兔崽子,不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喂?小关啊,你去哪了,上班第一……什么?!追爱人?不是你什么时候恋爱了?喂?挂了?嚯!还关机了?兔崽子,看他回来我不削他的,行了,看什么看,工作去!小高,我打电话肯定是不接了,你跟他说,他小子今明两年的假期没了,让他把人追上了赶紧回来!”“收到!”高亚楠笑着应了,一转身隐约听到局长小声嘀咕“周巡小兔崽子假期也没了!俩兔崽子没一个省……”

  后来,就要看棒槌怎么追人了,追不追得上?不知道,毕竟,棒槌是一个真棒槌,倔驴一旦放下了……他就是真放下了,以后,那就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了。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