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氏阿卢

楼诚最爱!王泷正为什么结婚了!

贵客与恶客

粮不够吃,自产,严重ooc。

没看过原著,电视剧看过后自己脑补的,有可能就这一篇。

希望你们喜欢,头次写文,哪里不对请多包涵。

   齐家在长沙城是不出名的,但每年专门来齐家堂口算一卦的人仍然很多,来算卦的人是懂规矩的,若齐家堂口大开则可进,若大门紧闭且外挂一条“云游”的杆子,那便是拒了此人。

   今天的齐家堂口就是大门紧闭且外挂“云游”杆子,然而堂内,云游去的算子正窝在椅子里沉思,不,是出神,今日开门前算子心中忽有感应,掐指一算不仅眉头皱起来,连嘴角都略微扭了一下,这卦象怪啊,怎么一会儿恶客一会儿贵客的?罢了,这年月可不安稳,还是紧闭大门躲躲吧,可前脚刚迈出后门,心中就涌上一股怪异,好似躲过了灾也躲过了福,犹豫半晌,算子收回脚关上门,窝进了椅子里。

  “爷,擦擦手,吃午饭了。”齐家伙计轻喊着将汗巾塞进算子手里,算子眨了眨眼回过神“呀,中午啦,麻烦小叶子了,走,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算子跳下椅子擦着手直奔侧厅。

  “咚!咚!咚!    请问,齐八爷在家吗?”刚坐定的算子是蹦着起来的,几乎是下意识的奔着后门跑了好几步才停下冲小叶子轻轻摆摆手,淡定的小叶子点点头出了侧厅绕过屏风喊道“八爷出去云游了,今日不算卦!”门外并未理睬小叶子的话“八爷,张家旧友前来拜访,还请容个面子!”张家旧友?长沙城,不,长沙城里可没什么张家旧友,算子眉毛一挑也出了来瞧着紧闭的大门思考,外面来的?张家?难不成是……那个张家?哎呦,平白无故的这个张家咋么会找我齐某?这人是见还是不见好?不见?好歹也是上三门的,不好不见吧,见?见就是个麻烦!

  “爷,到底是……?”小叶子眼睛冲大门扫了扫示意自家爷给个意思,他好说话回绝或是开门呀,齐算子搓了搓手心小声道“不理他!你且进去,我再看看。”说完齐算子挪步走向大门,在台阶下站定心想这半会儿没声,是不是走啦,要不我开个门缝看看?“副官,开门!”“是!”声音传来的一瞬间,踹门声响起,断裂的门栓从齐算子伸出的手上方飞过,齐算子正楞着见着了今天的这位客,一身军装的,英姿飒爽的两位,踹门的军装小哥看见齐算子的手还举着挑了挑眉“八爷,对不住,原来您……”“爷!”小叶子举着棍子冲了出来“我告诉你们,我可是着人报官去了,看你们敢欺负我家爷!”小叶子拍掉齐算子的胳膊一把拉到身后,场面一时安静。

  “……小叶子,去叫住人,这位……是故人。”小叶子似是急了“爷别怕,哪有故人踹门而入的!”齐算子瞧了瞧略微僵住脸的两位“去叫住人,我和两位军爷谈谈。”小叶子犹豫了一下收起棍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两位,请。”齐算子想早知道这俩人拦不住就不拦了,只可怜我的门了。

 “张某这点小忙,八爷真的不肯帮忙吗?”坐着的这位说完事情后一双眼紧盯着齐算子,语气平淡的问着,思索的齐算子却觉着好似浑身毛都炸开了,立即拱着手晃了晃,露出一张笑脸来“张爷,不是算子我不帮,实在是帮不了呀,齐某没这能耐,真的!”这位依旧盯着齐算子慢慢啜口茶,就在齐算子几乎僵掉的时候慢悠悠的说“八爷有才,不必自谦。今日对八爷多有得罪,张某就不打扰了,回头叫人来给八爷赔罪修门,副官,走!”“是。”两人应和着起身,掸掸不存在的灰尘,走了。

   齐算子看着二人走出大门,立马长舒一口气,摊在椅子上,小叶子从后面走出来“爷,您还好吗?要不,先吃饭吧。”齐算子揉揉眉心,心说刚听了这么个大麻烦,有点吃不下。“爷,我刚才打听了一下,今天这两位好像是新来长沙的的布防官,咱长沙现在最大的官,不过听说是从东北逃难来的,一大家子亲兵,到了长沙基本没剩多少人了。在长沙想要站住脚,难哦…….哎爷!您作甚去,饭菜一会就凉透了!”齐算子奔出门“不吃了!你们吃!”

  “张爷!”齐算子冲出拐角就撞上了一人,抬头一看,正是追赶的人,此人正慢慢笑起来“八爷,多谢相助!”齐算子立即明白,此人是算准了在这等着呢,有点气有点想笑“张爷,齐算子可还没说帮不帮呢!”“哦?八爷追上来难不成是再说一遍拒绝?”那副官笑着打趣道。“你们!哼,齐算子怎么说也是九门之一,总要顾忌点同门情谊,赶紧叫人来修门,夜晚的长沙可不一定安全。”齐算子甩了衣袖转身就走,只听身后张某人淡淡的声音传来“八爷放心,张某人既然当了长沙城的布防官,这长沙城就没人敢坏了规矩!”

   齐算子挥挥手未应声。回了屋,坐在侧厅吃着饭的齐算子突然想到,这张爷到底是贵客还是恶客呢?

评论(2)

热度(12)

  1. 31号蓝氏阿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