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氏阿卢

楼诚最爱!王泷正为什么结婚了!

张大佛爷的由来

自产粮,严重ooc。

没看过原著,电视剧加自己脑补。

想写八爷每日一吊,结果没写到。(八爷哭唧唧脸)


 “嘶~呼~哈~”小叶子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家爷,时不时举起手巾给几乎泪流满面的爷擦擦泪“爷……”“哈~呼~太好吃了!”齐算子猛地灌下一杯凉茶,痛快的呼出一口气“馋死爷了,这几个月,在里面除了干粮就是干粮,爷饿的眼睛都快冒绿光了!呼~”“可是爷,您这一回来就吃这么辣的菜,怕是要闹肚子。”“那是后话了,爷现在不吃痛快了就浑身不舒服。”摆摆手,齐算子慢慢坐端正了身子,轻抿口茶,“叶子。”叶子点点头从内襟取出几封无字信封来放到自家爷手里。

   齐算子和小叶子从二楼到大堂时,食客门正热火朝天的八卦着,小二满堂跑的上着菜。“……张长官院里的那座大佛见着了么?”“大佛?张长官院里有个佛?”“可不是,一夜之间就多了座金闪闪的大佛,听说还是个老物件呢!”“真的?哎呦……”

  “叶子。”齐算子在树下站定,掏出钱来“你去买谭老头的糖油粑粑,……”小叶子点点头握紧钱直奔来路而去,齐算子出了会儿神,慢悠悠的回家了。

   “八爷,张大佛爷请您过府一叙。”张副官笑着示意齐算子,车就在外面,您麻利的。齐算子右眼皮不禁一跳“张副官,今一大早的咱刚回来,您家长官就可怜可怜我一文弱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让我好生歇歇行不?”“不行,爷说了,只要八爷您嘴还能说,就是背、扛、抱也要将您带到。”齐算子听了这话心下立时暗骂失算,这位爷几个月来虽然不在长沙城,可留下的亲兵却是已慢慢渗透了这长沙城,这下午才传开的话,晚上还没吃晚饭呢就找到我这源头来了,爷……心里苦。

   “八爷来了,坐。”齐算子看着张长官笑着拍拍身旁沙发,僵着脸笑了笑“不敢,您看天色不早,算子我晚饭还没吃,张……”“副官,叫管家上菜,八爷坐,咱们谈点事,谈完了尝尝我张家大厨的手艺。”“……”齐算子摆着一张哭唧唧的脸被副官按到沙发上“张爷……”“八爷难道不应该称呼我为张大佛爷吗?毕竟这可是八爷给的称号。”齐算子瞧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不知哪里来的怒气“怎么啦,算子我辛辛苦苦为您扬个名,您还不高兴怎么的?”张长官闻言却是一正脸色“八爷,张某人哪里来的不高兴,此番请您来正是多谢您筹谋。”齐算子细看了看张长官,然后翻了个白眼瘫在沙发上不高兴的嘟囔“一个两个的就知道吓唬我。”

  “佛爷,饭已备好。”“八爷,请吧。”张大佛爷正想起身拉起齐算子,齐算子却早一步站起来“不劳烦佛爷,嘿嘿,还真是饿了,也不知道张家大厨手艺怎么样,哎这味道闻着可是够香的……”说着,自己寻着味找饭厅去了,落后一步的张大佛爷和张副官相视一笑,也跟了上去,这位八爷的性子,真真是有趣。

   齐算子这顿饭吃的是前半场高兴后半场伤心难过,张大佛爷与副官与管家则是前半场高兴,后半场又惊又乐,原因么,自然是他齐算子中午那顿辣是吃尽兴了,到了晚上这顿,肚子就也要尽兴一回,闹上一闹,饭吃到一半,齐算子嘴里那夸赞的话还没落地,人便肠胃痛的直接滚到地上去了,吓得三人眼皮直跳,张大佛爷一把捞起齐算子,副官转身直奔家医处,管家则直奔后厨问责去了“哎呦,佛爷你别抱着我,我要去茅厕!没事没事,是我中午那顿辣吃的肚子痛,去趟茅厕就好了,哎呦,佛爷你轻点,算子我这可不经摔,哎呦,不行啦,副官,茅厕在哪里?”

   一脸铁青的张大佛爷按着额角,副官把家医打发走一脸憋笑的站在一旁,管家看了看吃到一半的饭食“爷,这饭……”“撤了。”“是”管家挥挥手,丫鬟们动作麻利的收拾了。“管家,给八爷熬上一碗烂糊的粥,一会儿八爷回来了得用,副官,八爷用了粥后,你安排人送回齐府,我去书房。”“是。”

   齐算子捂着胃口坐在车上时想着,嘿嘿,张家大厨还真是好手艺,有机会再来蹭蹭饭食。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