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氏阿卢

楼诚最爱!王泷正为什么结婚了!

长沙城的七夕夜

想着七夕一八一定要甜甜甜,想写来自东北的张大佛爷用东北那个年代的方式讨好老八,我又不太清楚便磨着老妈问(我是东北人),老妈说不知道,我以为是不愿搭理我,后来烦了,老妈才说,我年轻那时候为一碗饭愁,没过过七夕,我一下子想到,长沙城再安稳,七夕也不会是太热闹的。

试着写一个低糖超短。


   农历七月初七  夜  长沙城

   张大佛爷又穿起长衫带起了礼帽,不同于去北平为二爷求药的那身,这身除了和旁边那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某红衣长衫很搭以外,根本不会是他张大佛爷会穿上身的,但只要某人高兴,张大佛爷又有何不可呢。

  夜里的长沙城很少见的热闹着,小商摊贩叫嚷着,孩子们兴奋地笑闹着,年轻男女们或娇羞或大胆的相望搭话。张大佛爷左手托着巧果,右手握着某人的左手,“少吃点,府里管家可是做了一大桌的美食,现在吃多了回去可就吃不下了。”某人略羞涩的嘿嘿一笑“这个是佛爷送给我的。”张大佛爷明白某人的小心思,心中高兴又好笑“行了,回去我就让管家给你用盒子锁起来,任何人不能碰。”某人这才停住嘴,握紧了张大佛爷的手默默的想长街尽头走去。

   “通知下去,收队。”“是!”张大佛爷望了眼跑步而去的亲兵,拉着人进了府“这几年长沙城人员越来越混杂,佛爷夜夜派兵驻守城内要处至戌时(晚上七点到晚上九点),百姓是晓得的,看见士兵收兵回府,也会自发尽快回家的。”某人轻轻撞了一下佛爷,小虎牙小酒窝在月光灯光下晃了张大佛爷的心“我没事的,只是再想刚刚你套到我手腕上的是什么?”说着张大佛爷举起了我这某人的右手,一串蜜蜡佛珠正套在手腕上,“这......我好像在你那里从未见过,你自己偷偷下斗了?!”“哎呦,我哪敢呀佛爷,这个据说是我家祖上一位夫人的陪嫁品,传了好几辈了,我一直没舍得戴,今个七夕,我与佛爷既两心相悦,想着也是一番心意,嘿嘿。”张大佛爷看着脸红的某人高兴极了,忍不住亲了一口某人能说会道的嘴,“走,吃饭去,良宵苦短,吃完了,咱们还有正事要谈,在卧室。”

   “佛爷、八爷,回来啦,饭菜已备好了。”


你问张副官哪里去了?张副官也要过节的好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