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氏阿卢

楼诚最爱!王泷正为什么结婚了!

您的好友齐铁嘴达成每日一吊成就!

由于电视剧关于八爷的设定来的太晚……我要放飞自我了!

自产粮,严重ooc。没看过原著,电视剧加自己脑补。

 

“砰!砰!砰!”“汪!汪!汪!嗷~~~~呜~!”“亲方、ドア?(师傅,砸门吗?)”“できない,まず退、さあ、もう一度改めて。(不可以,先退,咱们改日再来。)”

小叶子拽拽自家爷的袖子,睡意朦胧的齐算子边打着哈气从椅子上直起身子边取下耳朵里的两团棉花往小叶子怀里一扔,“人走啦,吵死了,一早上不得清净,哈~”小叶子赶忙投了汗巾给自家爷擦脸醒盹,“爷,咱今天还开张吗?”“不了,你带上后院缸里的食盒,等会和我去五爷府上还狗去。”“是,可是爷,那日本人来者不善怕是会再来,这狗咱不如就留下吧。”齐算子略低着头抻抻衣摆,神情少有的略严肃“这计只管这一回有用,第二次不管用不说,这狗怕是还要搭里,那可就对不起五爷喽。”“那日本人再来……”“好了,不大点的孩子想什么,爷自有办法。”齐算子心想,是福不是祸,躲得过躲过,躲不过的那就来便是,爷还就真不怕。

 

“齐铁嘴齐先生,我可是很有礼貌的来拜访过您的,奈何您闭门不见,如今我只得亲自请您过来了。”身体被压制在自家地毯上,头被迫扬起,眼镜早就不知掉到那里去,齐算子半眯着眼笑了“你若是个知礼的,便知我齐八爷的态度是拒嗯!……咳!”刀鞘直击肺腑,巨痛袭遍全身却无法蜷起身子,齐算子眼睛瞬间失去聚焦,“齐先生,话还是考虑好了再说的好。齐先生的香堂如今可是住不得人,你们,请齐先生到咱们家里做做客。”被架起的齐算子垂着头掩住了脸上缓缓勾起的嘴角和重新聚焦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杀意。

 

“齐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伴着武藤的问话,日本武士猛地一拽吊着齐算子的绳子,齐算子任由身体在空中来回晃荡着,眼睛闭着未出半点声响,只有略皱了的眉头显示出本人半点不轻松。“齐先生,我是不明白,只要你和我合作,利益是大大的!你那香堂,我的徒弟们给您建一个更大更好的,我也会在我们和美国人那里多多宣传您的神算本领,到时候您扬名海外,不好吗?”……见齐算子并不吱声,武藤怜悯的模作样长叹口气“齐先生,这回我就不招呼您了,一个时辰后我希望听到我想要的结果。”说罢转身走了。齐算子默算时辰,心道,无需一个时辰,我就给你一个结果。

门开的时候,齐算子心肝一颤,时间不对,来的人……是佛爷!哎呦,齐算子一时间心情复杂的难以言表,听着佛爷与武藤对话,听着佛爷与日本人的打斗声,齐算子心中既心疼又焦急,叶子呦,让你找的人怎么还没到!副官呦,你再不来你家佛爷就成真佛啦!佛爷呦,你作甚来救算子老八我,算子我......嗯?没声了?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逆光中佛爷微微一笑,算子也立即笑了起来,张大佛爷甩出手中的刀,齐算子应声落地,摔得满眼黑,身上脸上疼成一团,“老八,怎么样,站的起来吗?”朦胧着眼看一身刀伤的佛爷踉跄着打算扶自己起来,算子赶紧握住佛爷的手“佛爷,坐会儿,我家伙计马上就到,咱俩这德行就别逞强了。”张大佛爷靠着算子坐了下来“齐八爷早有打算,是我多虑了。”略带侃调的语调让算子忍不住又笑了“应该多谢佛爷让算子我少受许多罪才是。来了。”

“爷!快扶爷回香堂......”“满叔,先别忙,你立即亲自送佛爷回张府......”“八爷和我同回,我府上军医常驻,医药齐全,你香堂已毁,去我那里也方便。”看着佛爷的眼睛算子默默咽下了不字“好,满叔,这里的事你不用管,派人跟上逃走的那八个人,嗯?”“爷放心,咱家伙计办事利索着呢,早跟上去了,我们先送您和佛爷回府医治。”满叔背起了自家爷,拒绝被背的佛爷由两个壮伙计扶着快速向张府行去。

 

“佛爷。”张副官轻唤着坐在沙发上的张大佛爷,“嗯,说。”“武藤武馆的人都处理干净了。八爷的香堂我也派兄弟们跟着帮忙收拾呢。”“好。怎么,还有事?”“佛爷,跑掉的那几个日本人都是八爷家的伙计送到咱府上后门的。”“日山,你记着,九门神算齐家,虽不亲自下墓,却也绝不是表面看上去,小小一个卖货算卦的香堂,仙人独行的是他齐算子,不是他齐家,去休息吧。”“是。表哥身上有伤也尽早休息吧。”“嗯。”

  张副官离开后,佛爷去了客卧,似乎早就知道有人会来,卧室的灯还亮着,门开着。“佛爷。”齐铁嘴齐算子齐八爷倒了一杯热茶“借茶献佛。”坐下后张大佛爷举杯闻了闻茶香“这香茶,若不是因着你,管家都不一定肯为我沏上一壶。”“嘿嘿,那还不是佛爷您默许的。”“行了,夜深了,我明早还要办公,去睡了,你也睡吧。”“佛爷好眠,铁嘴不送了,记得关门啊!”张大佛爷带上门笑容满面的走回卧室,完全忽略了一脸惊吓的丫鬟。

  第二日,张府丫鬟们之间流传着“见鬼了,我看见佛爷笑了,脸上跟开花似的”的谣言八卦;长沙城内则满是张大佛爷孤身救好兄弟齐铁嘴的英勇事迹;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伴随着人流撤出城外的齐家伙计们。


因为文笔不够,担心大家没看明白,稍作解释,最后其实佛爷是与八爷相互给自己和对方定心,就好像一个人突然知道了好友的一个秘密,两人会稍微有那么丁点不安或者别扭,每个人性格不同,也许无所谓,也许就有影响,佛爷和八爷毕竟是战乱年代,我私以为两人属于无所谓型,但定心的事是会做的,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1)